开启左侧

访宗漫录

[复制链接]
袁冠烛 发表于 2007-7-20 17:0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欢迎注册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!谢谢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访 宗 漫 录
文字主笔:袁冠烛  图片:袁资友 龚祯

  2007年7月8日--7月19日,袁氏家谱文化网资友、冠烛、如启、龚祯四人或分或合,或车或飞,不畏酷暑,进行了为期12天的南方搜谱、访宗觅迹、谒亲恳谈活动。
  此次活动时间长、参与面广、采集资料图片达1.256G,涉足面大,达四省12县市。《访宗漫录》活动得到了沿途各地宗亲的热情接待和广泛理解和支持,现按时序呈奉广大网民共享我们的快乐和成果!


开头的话
    七月九日,甫过小暑,终于抽得闲来。适逢资友相邀,告知暑期可践年前之约,荣程之请将可如期进行。嘱偕一二人同行,沿途可作寻亲访宗之旅,正所谓: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是也。于是两两计算行程,携友分别由鄂西、鄂东南出发,踏上了并不陌生的南行之路。游踪历历,疲惫而有趣。赏心之事,萦怀难忘,感触既深,慨而有思。遂散记之,以供诸位宗亲同赏。意义安在?宗亲大可见仁见智一番,发表清议,也算是给此行作一点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袁冠烛 发表于 2007-7-20 17:0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[ALIGN=CENTER][B][CO...

一、        重逢南康,开了一个不小的会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:《中华袁氏族谱网www.zhyszp.com》改版工作会议


    七月的天,暑气逼人,酷热难当。每逢此时我是不愿出门的。既然有约,绝不可爽,此乃君子之风。日前,与资友拟定于江西赣州会合。于是先去单位告假,又上网寻找线路图,后到火车售票处查看列车时刻表,忙得不亦乐乎。原定有族人同行,相约于上午十点半乘坐去南昌的火车,再转赣州,这样可早到。正准备启程,族人称家有急事,电告辞行,使我成为独行大侠。因变故,时间只好改作下午,虽然晚行,幸能直达,省去了转车之苦。
    于是一路风驰电掣,千里之遥,犹如一瞬。到达赣州时间是十号凌晨一点半钟。虽然劳顿,却也兴致勃勃,欣而有感,占得一律,题为《南行》。录于兹,以作此行之纪实:
南行践约路重重,欲驭鲲鹏万里风。
汗漫原非寻胜迹,疏狂偏为显宗功。
敦亲睦族心尤切,合谱联修志乃同。
应信来年春发早,绵绵奕叶傲苍穹。

    资友短信频传,告知已住宁都。称上午七时出发,九时之赣州便可相见。于是慰然寻宿,着意休息,以消除旅途之倦乏。
    赣州的清晨,爽朗而惬意。虽然短寐早起,但火车站广场的拂面轻风,可让你精神倍增。三三两两的游客,宛如城市的道道风景,蕴藏着一片片生机。我与资友是上午九点半会合的,其同行者袁如启先生与我却是初识,但听说其一名袁酉,却让我们会心一笑,原来都是“袁氏家谱文化网”上的老熟人了。
    驱车半小时,到达了南康市原定的约会地点,荣程兄早已恭候多时。故人重逢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至真至实,虞他难及。
    荣程简要地介绍了他们谱局工作的开展情况,并将“族谱网”的运行现状和整改方案作了客观说明。资友阐述了个人看法,发表了补充意见,我和如启兄建设性地提出了见解。一家人坦诚相待,荣程兄十分高兴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荣程与如启探讨自辕涛涂以后四十代袁姓始祖相关问题,冠烛看族谱网栏目设置
    荣程收藏的家谱也是够多的。原来我赠admin一个绰号曰“谱痴”,是因为admin的为“谱”痴狂。现在看了荣程的收藏,也想赠一个绰号给他,想想“老谱”这个名字最为合适,它尽可彰显荣程的求“谱”意志和多年来的精神追求,只不过我没有与荣程讲。十年来,荣程为收藏家谱,可谓是历尽艰辛。他以一己之力,遍访大半个中国,精神尤为难得,这也是我一直敬佩他的地方。我想,为宗族的统谱大业作出努力,这是我们每个袁姓子孙所应尽的责任吧。


下图:荣程苦心搜罗十多年,家谱成山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荣程家大嫂贤惠而诚挚,从我们到他们家那刻开始,就张罗着我们的午餐。有了好心境,午宴自然就有了好的氛围。我、资友、如启、大和、荣程少不了就喝了许多酒。如启兄酒量与我有得一拚,居然每人喝了差不多八、九两白酒的样子。大和宗亲是江西谱局的责编,今年八十多岁高龄了,也能与资友对饮两盅,可见热情友善。觥筹交错之间,话就多了,交流也就更为融洽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:八十高龄的袁大和为族谱工作发挥余热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荣程所创具有“独立知识产权”的家谱垂线世系图

    下午,进入此行之主题:商讨项城会议事宜。年前,荣程兄先期与项城市政协袁晓林主席达成了一项协定,那就是计划于今年十月份,与项城市府联合召开“中华袁氏历史文化研讨会”。六月,经筹划已向项城市政府申报,近时将有批复。因而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审议会议的主题、报告、规模以及要解决的问题等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:《中华袁氏文化研究会》部分成员商讨十月项城全国会议和袁氏起始世系问题

   通过进行充分的讨论,与会的五人最后达成了共识,认为项城会议的核心是:
   1、要对袁氏宗族各支的前期工作做好阶段性总结;2、要对各个时期的关于袁氏历史文化的研究成果进行有益的研讨交流;3、要迅速加强《中华袁氏统谱》的资料征集、整理和编纂工作的宣传力度;4、与时成立“中华袁氏历史文化研究会”和“中华袁氏统谱编委会”常设机构,选举主任、委员各若干名等;5、筹措《中华袁氏统谱》所需资金。大家畅所欲言,各抒己见,意见中肯,气氛和谐。
    入夜,我们在荣程的书房内,各取所需,查勘家谱,弄清了不少的源流世系,从某些方面弥补了家谱研究的缺陷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湖北红安七里坪袁英河《袁氏族谱》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湖北红安七里坪袁英河《袁氏族谱》世系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湖北红安七里坪袁英河《袁氏族谱》世系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项城政协所编《袁氏家族》资料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项城政协所编《袁氏家族》资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项城政协所编《袁氏家族》资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项城政协所编《袁氏家族》资料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图为项城洹上村示意图
    夜宿荣程兄安排的宾馆,因太困,先于资友和如启而睡,一觉醒来,自见东方之既白。
    十一日上午,我们专门摄录和复印了荣程收藏的一些家谱资料。剩下的一点时间又帮荣程设计“族谱网”的改版方案,我们只是点到为止,资友是内行,当然是能者多劳了。
    下午,我们按行程采访“南康家峰实业公司”老总袁家峰先生,并参观了家峰实业车间。家峰先生热情洋溢,执意留我们吃晚饭。酒足饭饱后,又亲自用车送我们到了南康车站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晚八时,我们与荣程兄及嫂夫人、家峰和大和先生作别,一行三人离开了南康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袁冠烛 发表于 2007-7-20 17: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[ALIGN=CENTER][B][CO...

二、        民族之魂,万古流芳


    返赣州转车,是我们的必由之路。原计划我是要返程湖北的,由于广州宗亲友军先生电邀,资友力请我同访,我也就临时改变了行程,决定继续南下,去体验一下“天下袁氏一家亲”的感受。因为车站不售广州方向车票,我们只好按资友原定行程,改作先去东莞,造访“袁崇焕故乡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火车是1019次,要于十二日凌晨一点十八分开。看看时间,我们得有几个小时的逗留。于是,我们不自觉地就这次查证家谱所存疑的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。夜色深沉却十分迷人,天上虽然没有星星,但城市的霓虹灯光芒四射,仿佛要将世界照得雪亮。习习凉风,不时地驱逐着我们身上的暑气,有时也好象在参与我们无惮的争鸣。她是否在赞许我们是一群不屈的宗族文化推行者?
    列车正点启程,清晨,我们到达了东莞市。如启兄酲困委顿,疲劳不堪,出站后,便就近寻了一旅馆稍事休息。我与资友决定,搭乘公交车寻访仰慕已久的“袁崇焕纪念园”,几经周折,我们打听到,原来她座落在东莞市石碣镇水南村。
    “袁崇焕纪念园”对于我来讲,其实并不陌生。因为族人先前在此拍摄了全部影像,今年早些时候,我们制作的《卧雪风韵》就采用了她不少的镜头。但我内心深处,还是将她作为我必须亲历之境。一是袁崇焕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节,让我敬仰,以至于不能释怀;二是他与我们同宗同祖,是我们袁姓宗族的精英与骄傲,他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楷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袁崇焕(1584-1630),字元素,一字自如。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军事家、明末著名的抗金将领和民族英雄。据《东莞县志》载:袁崇焕“年十四,随祖世祥、父子鹏,往粤西,应藤县试,补弟子员。(万历)34年(1606)乡荐,47年(1619)成进士”。
    清末民初,我国近代维新派领袖、著名学者康有为为袁崇焕题联曰:
其身世系中夏存亡,千秋享庙,死重泰山,当时乃蒙大难;
闻鼙鼓思东辽将帅,一夫当关,隐若敌国,何处更得先生。

    从袁督师一生之事迹中,可见其心系家国,忠烈有自。他那“义气贯天,忠心捧日”的英雄气概,始终激励后人爱国爱家。正如园中守义坊一联云:
守为存古道;
义节励后人。

    梁启超说,他是“以一身之言动、进退、生死,关系国家之安危、民族之隆替者,于古未始有之”。难怪“袁督师祠”有“蓟辽柱石”、“振顽起懦”的题匾。
    袁崇焕不但忠勇过人,他的诗文却也是非常了得的。如他年轻时,游桂林咏《独秀峰》诗云:
玉笋瑶簪里,兹山独出群。
南天撑一柱,其上有青云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诗中表达了他要作国家栋梁的雄心壮志。又如《边中送别》诗云:
五载离家别路愁,送君寒浸宝刀头。
欲知肺腑同生死,何用安危问去留。
杖策只因图雪耻,横戈原不为封侯。
故园亲侣如相问,愧我边尘尚未收。

    诗中流露的是他边疆御敌,视个人生死于度外的决心。哪怕是临刑之时,他也用诗来表述他忠贞爱国的胸襟:
一生事业总成空,半世功名在梦中。
死后不愁无勇将,忠魂依旧守辽东。

    一路游览,一路感慨。纪念园的门楼馆阁、林泉柳径处处彪炳着袁崇焕的英雄风范,昭告着千古英灵之不昧。中央高台处的那尊雄伟石雕,不正是袁崇焕一柱擎天惊敌胆,满身正气秉春秋的真实写照吗!呜呼!忠魂与河山同在,伟烈傲天地永生!
    从纪念园出来,心中的悲怆和激荡之情很久未能平息。所幸广州友军宗亲来电,称下午四时由广州赶赴东莞会面,支开了沉甸甸的心绪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立量 发表于 2007-7-20 18:0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[COLOR=blue][ALIGN=C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admin: 拜读!谢谢你们为袁氏宗亲做了个大好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dmin 发表于 2007-7-21 18:1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三、 宏达,族人的骄傲

三、        宏达,族人的骄傲

    东莞的下午,骄阳依然似火,这可能与她地处南疆有很大的关系吧。我与资友是在等待中熬过这“热情”的时光的。
    先是等待如启的电话。我说,休息了这么久,他应该作好了最佳的体能补充,怎么到现在还不与我们联系呢?资友说,莫不是体力不支,生病了?我说绝对不会,还是等吧!
    再就是期盼龚祯的出现。资友先前对我讲过,他会从另外的路线过来。因为他与东莞茶山图书馆的一名资深管理员宗亲特别熟,约好上门拜访,可以查阅那位宗亲原来收集的大量的家谱有关资料。龚祯我未见过,名字却并不陌生,他是我们“袁氏家谱网站”的技术站长。据资友介绍,他与我有同样的爱好,那就是书法和篆刻。资友一讲,我脑际立马有了印象,哦,他的篆刻有一定的专业水准,因为我记得在网上鉴赏过他的作品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几个小时的等候,终于有了结果。如启兄来电话了。我们约好在东莞汽车总站会合,然后打的去与友军相会。
    四时三刻,如启到来。因为时间很紧,又没能及时联系上龚祯,我们只好如约打车往友军约定的地点赶去。
    这是一场十分有意义的会面。友军是鄂籍宗亲,博士后学历,现于“广东省委党校、广东行政学院”担任教授。我们与他都是初识,完全是通过袁氏血缘这根纽带将我们联系到了一起。友军每天的日程虽然很忙,但却是一位宗族事务的热心者。通过后来的接触和了解,他热爱袁氏宗族的历史文化,绝对不亚于我们任何一个人。
    为了推动袁氏宗族的联谊工作,友军很快向我们介绍认识了在东莞市十分知名的业界精英----广东宏达工贸集团总裁----袁斌宗亲。袁斌先生是山西人,他的头衔还是挺大的:“中国国际商会广东商会”副会长,“海峡两岸经贸协调会”委员。
    见面一经介绍,得知我们都姓袁,袁斌先生很高兴,他十分风趣地说:“哟,都姓袁呀!看来我得改姓,姓土口衣,标新一下。”诙谐的话语一下子将我们的距离拉近了许多。我想,企业的良好发展是离不开老总人格魅力的影响的。对,人格魅力这个词从我们见面的第一时间起,就塞满了我的脑际,恐怕这是我对袁斌先生的第一印象。

    宏达集团创业十年,成绩是骄人的。据报道,“宏达”已于2005年荣获“广东省著名商标”,宏达集团已跻身中国建筑行业500强、东莞民营企业50强,现为广东省民营科技企业。其麾下有九家子公司。她们跨地域、多元化发展,涉足工贸、机电、科技、建筑、环保、饮食等多种行业,集团板块规模化已经形成。

    袁斌先生的创业理念是十分超前而又现实的,用他自己的话说:一是要打造宏达品牌,创造竞争优势;二是要提升企业文化品味,拓展企业内涵;三是要提高服务意识,树立诚信形象;四是要构建和谐团队,增强发展意识。因而,宏达人有着“宏图远大,努力必达”的信念。他们坚守“求真、务实、真情”的行为准则,不断完善企业管理机制,提高整体素质。立足当前,着力“做强”,走持续经营之路,创百年老店品牌,为社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晚宴是在宏达集团下属饮食发展有限公司的“三晋粗粮王”大酒店进行的。袁斌先生的豁达爽朗,机敏幽默,营造了良好的进餐氛围。过去,我只是从传媒中知道一点有关“晋商”的常识,比如“日升昌”、“大盛魁”什么的,最多是对“儒商”一词有个大概的了解。现在,当我接触到我们袁家的这位老总之后,我对“晋商”和“儒商”这两个概念又多了一层更为准确的诠释。

    席间,我们再一次说明来意,向他介绍了袁氏研究的进展情况,并阐述了我们近几年来研究的部分学术成果。袁斌先生对此给予了肯定。
    是晚,袁斌先生专车送我们到东莞市五星级宾馆“东莞会展国际大酒店”下榻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四、        做出成绩才是好样的

    友军先生是很注意细节的。昨晚临睡前,他特意从21楼返到我们所住的10楼来叮咛:大家太累了,早点洗澡休息。明天上午九点再见。果然,十三日一早,我们准时听到了他摁门铃的声音。
    在酒店大堂一楼餐厅很惬意地用过早餐。十时十五分,一行四人:我、资友、如启和友军便打车往广州方向行进。友军已经约好袁氏宗亲在那里等候我们了。
    出租车驶出东莞市不久,龚祯电告,他已到茶山图书馆,问我们能否过去。因为友军有约在先,我们只好非常遗憾地错过了见面的机会,只是将查阅茶山方面资料的任务悉数交给了他。
    途中,当我们认为很快就要到达广州的时候,非常意外地遇到了塞车。真该死!交通堵塞原来是那样让人厌恶!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,我们几乎没有好心情。原来只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经过两三个小时的走走停停,我们终于到达了广州市。糟糕的是,由于我们的迟到,造成了爽约。此时已经是下午一时二十分,我们感到无辜和不幸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    友军说,没什么,我们下次再邀请他们。只要我们的家谱研究工作做得好,做得扎实。有进展,有成绩,出成果,就是好样的。他说:“据我对他们的了解,他们对宗族文化都是十分热爱的,只不过接触不多,理解不深。联络他们的任务就交给我好了”。听友军的解释,我们当然知道是相约的人借故而告辞了。原来在塞车途中友军接到的电话就是这件事。
    我们感到实在惋惜,但我们不气馁。自从接触袁氏宗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