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启左侧

袁资友原创:妻子是女人

[复制链接]
yuanscn 发表于 2018-6-20 17:3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妻子是女人(散文)
袁资友
《谷城报》1995.4.1


  别笑,妻子就是女人。
  女人的利嘴,女人的柔肠,女人的醋意。还有女人弱不禁风的身子。

  初识妻子,是一根叫做“婚姻”的红线牵出来的。那时的我,在山里。一根细细的线能把我这个满脚是泥的农家子弟牵到集镇,也真不容易。
  山里人的特点就是腼腆、寡言,在众人堆里还没说出个一二三来便免不了脸红。而她小集镇上的人就不一样,快人快语,在唇枪舌剑中无理也能占三分。当时,我好羡慕她的伶俐口齿。想到自己在课堂上连站起来回答老师的问题的勇气都没有。她之于我,无疑是一座靠山。每每想到,与人辩论和争执时,每每理未出口声先噎,总觉得摊上这样一个利嘴悍妇就等于找到了一个战无不胜的对付“敌人”的“武器”。
事实证明,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确实做的是英明的选择。心平气和的摆理时有我;问题棘手要比音高、亮嗓门时有她。我们成了配合默契的绝代双“骄”。不过,妻子也有刮风下雨,翻脸不认丈夫的时候。比如一块钱说不圆台了或者晚上回家有了时差,需要解说等等。她问你那眼神儿,那语气,咄咄逼人,令你喘不过气来。仿佛你拿了公款填了私房,用家里的肥料去浇了野花嫩草似的。
花开花落,寒暑易节。转眼我们都步入了中年。了解了妻子,就有了对付她利嘴的私房绝活。变天不要紧,只要你能未雨绸缪,就不怕刮风下雨。自己高兴时,面对进攻你可笑脸迎之、软腔痞之、妙语诱之:如果也是“阴天”,则可默不作声,凭她在珠小珠落玉盘,任她数落、让她发泄、让她火暴,你只管装着洗耳恭听,像听秋风怒吼、北风呼啸,她总会有息下来的时候。至于这风,完全可以左耳进,右耳出,你还可以用这点时间去想自己的心爱、想自己的事业、想她这般女人头发见识不成比例实在可笑:如果你着实受不了委屈,古人早给你准备了三十六计,拎起脚一走了之。走,莫去别处,只管朝丈母娘家去,这边受气那边消,吃她的喝她的又没别的把柄,此间微妙,她心尽知。

   大凡女人,都是“刀子嘴,豆腐心”。 你生疮害病,她疼前疼后和你一样疼。斗鸡顶牛两败俱伤时,她虽不明确跟你道歉赔小气,但她会转变默默添一碗放到你常座的座位上。她说不让上床,你若真在灶门睡了,她会在你装睡时给你披上在衣,暖上被子。也许她会咒你天打五雷轰、梦里摔悬崖,但真是有点点小意外,比如擦皮伤了口,她会替你连忙吸毒疗伤在所不辞。

   我说,你知道女人最“女人”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吗?是口味爱酸,醋意满腹。在商场里、大街上,美妞佳人擦肩而过,要想看只在心里看,咽口水的声音放低点,以免妻子认为你“爱”上她们。电视里出现了“请你欣赏”,对那艺术,你应显得不屑一顾,上厅舞、下饭馆,休要单邀女伴,须知隔壁有耳、林中有目。以免到时候是“黄泥巴糊在裤裆里”一百张嘴也说不清。如果家有电话、有人敲门你别先去管,可以省去许多“审问”。女孩子的信、女孩子的照片既是多情之物,也是是非之物,切忌时常翻看,免得给你扣上“恋旧”的帽子。
出门在外,妻子本不放心。新归乍回,你可不要给自己编段子。编的越生动形象,结局会越惨。万一醋瓶子被打翻了,还得小心扶持。用丝绸的柔软之物小心擦拭。因为醋瓶的深度无限,任其盲流终不是个办法。
对于没结婚的男人,女人是春夏秋冬,此起彼伏,任君选其所爱。对于结婚的男人,无论心揣三伏还是怀抱三九。你统统得穿厚点,因为你的外面除了妻子只有冬天。
女人的醋,是爱的代名词。
她醋你,那是因为他爱你。
你说女人是弱者,他不会承认。说她没嫁给你的时候,浑身上下,那是寸“病”不生。也是,舞厅里、球场上,有几个丫头病病殃殃的?男人对此也许半百思不得其解。女人们自己是了解自己的。女人们说,生一个孩子,就是从阎王爷面前走一趟。妇产科医生说,不进产科不晓得疼。看来,“月子病”是掠夺妻子们健康的罪魁祸首。早知如此,何必期盼那白白嫩嫩的胖小子呢?

   女人的话题很多,女人的话题太多。我只拥有一个作为妻子的女人, 所以写起难免是“一家之言”。谨以此文献诸公,以一妻而窥“半边天”。足信乎?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

返回顶部